专访华裔人工智能专家、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

来源:许戈辉的博客

从《超体》《超验骇客》到《星际穿越》《机器纪元》,2014年的大荧幕上画满了关于未来世界的蓝图,也激发了我们对科技发展的好奇和不安。今年一月,未来论坛在北京举行,这是国内第一个以畅想未来科技为主题的盛会。在与会的嘉宾中有一个人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国内最大搜索引擎互联网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今年还不满四十岁的吴恩达已经是世界顶尖的人工智能权威学者,入选2013年《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百大人物,他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互联网公司引进的最具重量级人才,是很多科技发烧友的偶像。和吴恩达面对面,我们一起聊聊人工智能、未来科技,也看看“学霸”是如何养成的?

人工智能革新生活方式

提到吴恩达致力研究的人工智能,也许你会觉得有点陌生,其实它的基本应用就渗透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比如在你用ATM机取款,用GPS导航,或者用语音软件聊天,这些设备能明白你的意思、和你做简单互动交流都得益于人工智能。

吴恩达:我之所以对语音识别如此感兴趣,是因为我认为移动设备正在向全世界扩张。但是我们现在使用的手机设备的互动感不是那么好,所以我们总是要花很多时间敲击很小的键盘。

许戈辉:是,我父母就曾经感觉很苦恼,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使用键盘,当我爸爸开始用微信的时候,他就非常兴奋,只要对着手机说话,就可以把消息发给我了。

吴恩达:是的,在那么小的键盘上输入汉语拼音实在令人不舒服。所以我们认为越来越多和设备交流的方法之一应该是语音,我直接对手机说话,手机就能明白我的意思。现有的语音识别无法在嘈杂的环境中实现,比如说我在开车,车里很嘈杂,我想用手机给我老婆发信息,手机就放在我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手机很难把我的话变成清晰的短信。

许戈辉:能给我们描绘一幅蓝图吗,人工智能将会如何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

吴恩达:我刚结婚几个月,还没有孩子也没有孙子,但是我相信很多年后我孩子或者孙子会问我,爸爸或者爷爷,在你年轻的时候你回家对微波炉说话,它就真的那么傻傻地呆在那里,不搭理你吗?那太没有礼貌了吧。五年后我们回顾今天,会觉得电视遥控器的存在很不可思议,那个时候你可以直接对电视说话,它就会照做。

许戈辉:随着科技的发展,机器是否可以最终取代我们的大脑,实现人类脑力和体力的大解放?

吴恩达:几百年前的工业革命已经使人类从很多重复性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我认为今天人工智能可以进一步帮助我们从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以开车为例,每天我们都要用一个小时驾驶,你这一个小时就在做同样的事,如果你可以把这个时间节省下来,我们就可以选择做一些我们喜欢的事情,还可以用这个时间学些新东西,让我们可以追求更高级的任务而不是这些重复性的事。

“学霸”是如何养成的

吴恩达是个地道的“学霸”,毕业于一系列的名校,包括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还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本科读到了博士,现在他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和电子工程系的副教授、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采访之前,我曾经在脑海里对他的形象做了一个勾勒,我猜想,成长在西方的环境,又获得了权威学术的地位,吴恩达应该是自信骄傲、个性鲜明,甚至有点咄咄逼人的。而事实上,台上台下的吴恩达,有一种中国式的含蓄,他就像一个典型的科学家,思路清晰,逻辑严谨,但是说话的语气非常轻柔,回答问题的时候也尽可能地简单又不失周全。

许戈辉: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的梦想是什么?

吴恩达:那时我就想如果可以从事人工智那应该会非常非常酷。

许戈辉: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吗?

吴恩达:我大约15岁的时候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实习,那时我第一次接触神经网络,也是我目前主要研究的早期版本。那时我就想如果可以利用电脑替代我们做重复性的工作,就可以解放人力,让我们有时间去做更多样的事情。

许戈辉:科学家的工作不会让你觉得枯燥吗?反复地试验、不断地调整、屡屡碰壁等等看起来没那么酷。

吴恩达:我认为科学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学新的东西。因为科学家处在人类已知事物的边缘,需要每天学习新东西来推动知识的边界。

许戈辉:那就要请你给我们讲讲学习的技巧了,你是怎么做到每天都学习新的事物呢?

吴恩达:我发现我尊重的成功科学家大都具有一个特质,就是他们大量阅读。每天回家其实你可以看电视,或者和朋友出去,也可以选择阅读和学习。你阅读学习可能没人会知道,也没人会经常称赞你这样做,但是日积月累,你就会在自己的领域里变得优秀。我现在还坚持每周阅读半天,通常会选择周六下午在家读几本书。

许戈辉:你还有一个更被人熟知的身份就是在线教育公司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为什么会想要开办这样一个免费的公开在线课程?

吴恩达:我认为现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当今的顶尖大学,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或者像北大,上海交大等等,他们只能教育世界上很小一部分学生,他们是做的很不错,但是对于广大的需要教育的人们来说,他们教育的学生实在太少了。所以我才开发了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希望利用科技让每个人都拥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

那些机器人毁灭人类的电影会成真吗

2014年年底,物理学巨擘霍金表示“全面人工智能的发展很可能导致人类的终结。”特斯拉汽车的首席执行官直接扬言“开发人工智能就是在召唤魔鬼。”电影《终结者》中,机器人有了自己的意志,企图一举将人类世界摧毁,影片《我,机器人》中,机器人将人类视为假想敌,团结起来作战,完全失去控制。人工智能的未来走向究竟是怎样,人工智能又是否会成为一场自掘坟墓的冒险呢?

吴恩达:近几年人工智能飞速起步,快速发展,但是也产生了一个假说,人们谈论说我们也许会制造出邪恶的机器人来掌控世界。

许戈辉:很多电影都这样说。

吴恩达:这些是很棒的电影,但是我认为邪恶机器人是不可能实现的。当今的机器是更智能了,但是我们距离完全智能的机器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人工智能的确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挑战,就是劳动力的取代。在美国有350万卡车司机,在中国更多,如果我们造出自动驾驶的汽车,我们要解决这些人该何去何从?我想这才是人工智能带给我们的挑战。人工智能给很多人带来好处,这是我们研究它的原因,但是考虑到人工智能的威胁,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再培训劳力,解决就业问题,而不是邪恶机器人问题,这个不存在的假说让人们不安,让政府、企业、公众对我们应该发展的人工智能感到紧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