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概念泡沫还是我们根本理解错了它

作者:凯文·凯利

来源:译言

最近,业界又开始唱衰VR。盛传的新闻中说,“VR概念泡沫破灭:‘龙头股’业绩重挫 股价暴跌70%。”是否VR完全就是一个骗局呢?这个时候,更深切感受到读经典文章的必要性。我们再次请出KK的经典报道,给你泼一盆冷水,也给你一剂热血。

KK

世上有两种技术

世上有两种技术:期待中的和意想不到的。

人们很早就对 VR 极尽想象

人类自古就期盼着飞行器的问世。假使我们能够借助时光机将飞机送回到达·芬奇或本·富兰克林时代,人们会一眼明了它的用途。但如果换作是原子能呢?不管是达·芬奇还是富兰克林,没有谁能弄懂,为何将两块色泽灰暗的重金属撞在一起会释放出能量。也没有人会告诉孩子们,微量的惰性物质中竟然蕴藏着恒星般的巨大能量。在原子能被发现的那一刻之前,人们对它一无所知。再往近处说,互联网同样是一项未曾预料到的技术。科幻小说中很少见到这样的描绘:数十亿普通人借助装在衣袋中的磁石,联结成一个庞大的全球网络,进行着从不间断的沟通和交流。

人们对于惊喜总是要宽容得多,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可做衡量的标杆。互联网正是如此。但虚拟现实则不同。人们很早就对它极尽想象,现实中的任何进展都会被拿来与终极目标——也即科幻小说中的描绘——做对比。正如游戏引擎公司 Unity 的 CEO John Riccitiello 所说:“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虚拟现实公司,而是《星际迷航》中的全息舱。” 任何比全息舱差的实现都配不上“虚拟现实”这个称谓。换句话说,虚拟现实技术的好坏与否是以科幻电影或小说中的虚构之物为参照的。

▲ 《星际迷航》中的全息舱。

人们逐渐认识到,科幻小说和创新之间的协同进化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文化力量。和任何一个在虚拟现实领域工作过足够长时间的工程师聊天,他们都会提到《雪崩》或《玩家一号》。《玩家一号》的作者厄内斯特·克莱恩发明了“绿洲”(Oasis)——一个巨大的、互联的虚拟宇宙,数十亿人沉浸在其中,学习、工作和玩乐。克莱恩虚构的绿洲有可能成为现实。“围绕着电影中的绿洲,制片厂很有可能先做出一些基本的虚拟现实体验。”克莱恩说道,“如果这项工作能够持续下去并不断进化,那么,绿洲就有可能变成一个被上亿人使用的真实存在,正如我在小说中所设想的那样。”

《玩家一号》创作于六年前。克莱恩对虚拟现实在今年的进展感到有些吃惊:“我对于引爆点来得如此之快感到非常惊讶。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我们就一直在等待虚拟现实能够美梦成真。而今年,突然之间,所有最聪明的头脑、所有最有钱的公司都蜂拥进这个领域,以抢占一席之地。我在小说中将绿洲的上线时间设定为三十年后,现在看来有可能是个错误。”

▲ 《玩家一号》和厄内斯特·克莱恩。

罗尼·阿伯维茨最想招募进 Magic Leap 的人中,就有科幻小说《雪崩》的作者尼尔·斯蒂芬森。阿伯维茨希望他能担任 Magic Leap 的首席未来学家。“他的书是通往未来的路线图”,并且“他是一个具有工程师头脑的伟大作家”。斯蒂芬森将会带领一个小团队,来开发新的叙事方式。再一次,筑梦者要让美梦变成现实。

《雪崩》里面的主角在虚拟世界中挥舞着巨剑。为了争取到斯蒂芬森,Magic Leap 在维塔工作室的合伙人理查德·泰勒爵士带着《指环王》里的兽咬剑出现在他家门口。这把剑由铸剑大师亲手打造,重四公斤。它并非复制品,而是电影中那个虚构世界里的真正武器。这颇有些混合现实的味道。回想起这一奇妙时刻,斯蒂芬森说道:“不是每天都有人扛着一把传说中的剑出现在你门口的。所以我做了任何一个热衷于奇幻故事的人都会做的事情——我把他们让进屋来,端上啤酒。一杯酒下肚后,他们就请求我接受邀请,签署协议。”斯蒂芬森接受了这份工作,在他看来,“我们在二维游戏上已经做到极致;现在是时候探索三维游戏的可能性了。这意味着我们要从头定义媒介,不能在旧衣服上缝缝补补”。他把虚拟现实的挑战性比作穿过下行的山谷,以到达新的高峰。他很欣赏阿伯维茨,因为他“愿意为跨越山谷而艰难跋涉”。

▲ 科幻小说《雪崩》的作者尼尔·斯蒂芬森。

短期价值和长期价值

我们以为我们知道什么是虚拟现实以及它的未来会怎样。但技术的进化往往出人意料。最早的手机块头很大,甚至要用单独的小包来盛放。许多人很容易就想到,手机会越来越小。确实如此。但手机并不只是往小了缩。随着它越变越小,键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屏幕,而它的尺寸又开始增加。最终,手机不再只是一部电话,它变成了另一样东西。虚拟现实也很可能如此。几十年后,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很可能分化出数十种不同的浸入式产品和技术,共同编织起体验的互联网。

▲ 技术的进化往往出乎意料。

那么,明年会发生什么呢? Magic Leap 的投资人 Chris Dixon 说道:“关于计算,我有几次非常难忘的体验:第一次用苹果 II 电脑(那时候的价格相当于今天的 5000 美金),第一次使用谷歌搜索引擎,第一次接触 iPhone,以及第一次戴上今年上市发售的 Oculus。”

高盛预测,今年年底之前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销量将达到 300 万套;卡耐基梅隆大学研究游戏和虚拟现实的教授 Jesse Schell 则认为这个数字将达到 800 万。魁北克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教授 Daniel Lamier 则打赌说,到 2018 年,制造商们每年将卖出至少 1000 万套高端虚拟现实模块。到目前为止,虚拟现实创业公司的总估值为 130 亿美金。

我认为,现在谈论销售将如何快速增长尚为时过早。我非常赞同一句格言:我们总是高估新技术的短期价值而低估它的长期价值。

然而,有些重大的事情确实发生了。我们已跨过临界点。最保守的预测是:在经过了漫长的酝酿后,虚拟现实已经真实到可以进一步去完善它了。

▲ VR 的未来会怎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