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对创伤的干预治疗有什么影响?|社论前沿

来源:雅静 社论前沿

创伤,一般指代因创伤性事件而导致的惊吓、绝望和痛苦经历。在精神健康领域中,基于创伤的干预实践十分常见,但在推广到干预治疗和服务中,却存在不小的难度,除了技术问题之外,社交媒体的出现创造了管理创伤情绪的新路径,而关于后者的研究并不多,以至于干预治疗师无从参考进行方案制定。研究发现,街区暴力、创伤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症(PTSD)之间存在着强关联,住在低收入暴力街区的黑人少年更有被曝风险,并且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往往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干预治疗。非裔美国青少年在社交网络中活跃度很高,非裔美国青少年是如何在社交网络中交流谈论社区暴力形成的创伤,对于组织干预实践十分重要。今天呈现的这份报告,重点关注芝加哥帮派少年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推特)来回应身边人死亡带来的创伤体验的。研究指出,传统的创伤干预治疗也许已不再管用。

引言

1、创伤与社区暴力

相关研究指出,在美国38%的青少年见证过暴力事件,大约26%的15岁以下非裔美国青少年在1年内至少经历或目击过一次枪击或刺伤。慢性社区暴力以及持续性地目击、听闻和经历暴力威胁,使得这些青少年长期生存于危险的环境中,并带着恐惧与焦虑情绪成长。

在这之中,帮派少年,又是一群更易受到暴力威胁而导致创伤的人群,他们一般年龄在12-24岁之间,尽管很多人加入帮派的初衷是为了获得庇护,但事实上一旦入派,就意味着随时可能成为暴力的肇事者和受害者。这样的持续暴力造成的创伤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往往表现为对周围环境的高度敏感。同时伴随抑郁、侵略和反社会行为等症状。芝加哥警署的报告称该州的刑事案件中,被杀害者大多是17-25岁的黑人男性。全美范围内的情况也是类似的。

2、社区暴力与社交媒体

在互联网时代,帮派也有自己的账号,且粉丝量很大。很多人通过在社交媒体宣称忠于帮派或赞扬其成就来推动帮派的壮大。适应性结构理论(Adaptive Structuration Theory)指出,人们常常通过改变或修正软件的原始意图来满足需求和愿望。尽管社交媒体建立之初是为了搭建和强化人际交往关系,但很多研究表明,这些平台实则导致了网络暴力的盛行。与传统的侵略和伤害不同,网络暴力的匿名性,导致其杀伤力和渗透力更强,尤其是网络平台信息的共享和持续,最大限度地增加了被害者羞耻和尴尬的风险。

3、创伤与社交媒体

互联网使得情感共振成为现实,公开性的社交平台上,旁观者也有可能会因某些用户公开表达的悼念之情而体验到失去所造成的震惊和不适。同时,通过线上分享悼念之情的方式,小群体的集体边界也得以强化。

研究方法

个案研究法:以一名非裔美国女生(帮派青年)的推特行为揭示这类群体是如何应对创伤事件的。

Gakirah,一名拥有强大推特粉丝群的芝加哥帮派少女,其经历了好友被警察枪杀的创伤,并在推特上记录了整个心路历程;而两周后,她也遭遇了帮派暗杀,她的推特粉丝同样通过这个圈子表达对她的悼念。研究者从Gakirah的推特切入,通过他们的推特互动来探索这些帮派少年的创伤表达。这将有助于理解社交媒体尤其是推特用户的社交行为与创伤之间的关系。推特并不仅仅只是“网络聊天工具”,更是用户和特定群体、小社会交流他们认为重要的经历、事件的平台。推特提供了观察分析创伤事件及经历,理解青少年世界观、自我认知的机会。鉴于技术和媒介会调和人们对于创伤经历的理解(Meek,2010),这样的研究十分必需。

研究过程

1、Radian6数据抓取,收集自Gakirah好友死后两周到Gakirah本人死后一周内,所有与两个事件相关的推特文本,共获得408条。

2、编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编码类别:侵略、伤心、悲痛、自豪、社区认同以及权威。

3、归纳分析,并没有沿用传统的推特分析法(注重数据量),而是通过质性方法来进行内容研究,原因在于:1、Gakirah作为女性在帮派中的地位是罕见的,通过细致阅读来更深入了解她在帮派中的特殊地位,尤其是她如何与成员交流创伤的。2、帮派少年的交流语言与“标准”英语存在很大差异,而这种专属话语体系代表了这些城市青少年是如何构建自我身份的关键部分。

研究发现

1、推特是一个制造和复制创伤意义的空间。

Gakirah及其粉丝围绕着荣耀、悲痛、伤心、侵略、价值观改变、不信任、复仇等内容的交流都与少年的死密切相关。Gakirah的愤怒、复仇心、对周围的意识以及对他人的不信任是典型的女性少年创伤经历反应模式。朋友逝去的打击消灭了青少年的无敌感以及生命无限感。通过Gakirah的推特可以洞察到她自身意义体系的建构——生活中的不幸和不利是一种习惯。

在失去好友后,青少年通常会表达“无人交谈”的孤寂感,这其实反映了医疗或政策对创伤性事件干预的滞后性。女性青少年通常会采取一些策略来克服失去的现实带来的痛苦感,包括公开的悼念,本研究表明,推特也许强化了这样的集体性、公开性的悼念经历。

同时,推特也会强化同辈用户间的人际关系,这将有助于青少年克服失去带来的痛苦,尤其当同伴了解到青少年的痛苦并给予同情时。从这个意义上说,推特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帮助防止造成撤离感、孤立感等由创伤引发的不良反应。

2、作为创伤回应的邻里和社区意识

对非裔帮派青年、高中生的研究表明,经历警察的不尊重对待,会影响到他们对于邻里、社区的感知,以及他们对警察的态度。这种接触使得他们也不会尊重警察。

这里需要提及一个名词——Street code(街道代码),指的是在冲突性街区中,个体的价值观、信仰和行为在多大程度上认为使用暴力来减少自己成为被害者的风险是公平的。包括了在他人对你使用暴力时同时以暴力回击,展现自己的艰难以避免他人利用,威胁他人以获得公平对待等,在芝加哥黑人的文化观念里,接受了Street code是可以降低成为被害者的风险的,例如在斗殴、帮派斗争、毒品暴力、抢劫等等情况下。然而研究者的研究表明,这样的内化反而会增加成为受害者的风险。从案例分析来看,Gakirah从警察向好友打枪的事件中,意识到了自己的社区身份及帮派身份。Gakirah的推特粉丝则将Gakirah的死看作是芝加哥南部地区发生帮派斗争的序幕。这都是从创伤事件中获得的邻里和社区意识。

讨论

研究首先帮助我们理解了青少年对于帮派及社区暴力的认知,这有利于梳理社区暴力循环背后的逻辑。在分析的样本推特中并没有提及学校、宗教组织、机构或其他社区团体的支持,唯一出现的公共团体是警察,负面形象,因此在进行创伤干预治疗和服务时,关注受助群体的主观认知是十分重要的,尤其要了解其所处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定义和交流创伤感受的。在回应创伤经历时,帮派少年对于社区的敌意以及对本帮派的忠诚度的增强表明,也许适当利用社交平台的交流,打破他们对于帮派和社区之间敌对关系的认知,将有利于创伤的修复和社区的稳定。

来源:Desmond U.Patton, Ninive Sanchez, Dale Fitch, Jamie Macbeth, and Patrick Leonard(2017). I Know God’s Got a Day 4 Me: Violence, Trauma, and Coping Among Gang-Involved Twitter Users. 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35(2):226-243整理:高雅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