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复活”,但字幕组的黄金时代已成过往?

  文/张娜 编辑/江宇琦

  来源:毒眸(ID:youhaoxifilm)

  3月3日,下架61天的人人视频终于在各大应用商店恢复上架了。

  今年1月初,位列工信部通报的4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企业”行列、却未按照相关要求进行整改的人人视频,按有关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被强行下架处理。下架消息传出初期,很多影迷、剧迷都为其前景捏了一把冷汗。

  而就在3月1日,曾与人人视频有过深度“绑定”的人人影视字幕组,也因“所有服务器全部关闭维护”的新闻冲上微博热搜,很多不明真相的路人又再度为“字幕组给予的追剧空间是否可以延续”而担忧起来。好在这次维护并没有延续太久,在短短一天后一切便又恢复正常。

  “不容易”,是影迷、剧迷在这些事件前的共同心声。实际上,前身是YYeTs字幕组的人人影视,从2006年成立后至今,前后已经遭遇过6次的关闭危机。而这家早期凭借翻译热门美剧《生活大爆炸》大火,成功跻身国内最早一批创立、影响最大的字幕组,自身的起伏也只是字幕组生态的一个缩影。

  伊甸园、风软、极影、FIX、远鉴、凤凰天使TSKS……这些影迷、剧迷口中的“隐秘组织”,在过去若干年里,凭借着抢占美剧、韩剧、纪录片等不同类型和语种的影视资源,在第一时间将“生肉”翻译为有字幕的“熟肉”后,极大程度上帮助了影迷们打开对海外影视剧的视野。

  但与此同时,这些字幕组往往游走在版权的灰色地带里。虽然多数在译制内容时都会加上“影视剧只用于交流学习不作商业用途”的免责声明,可这并无法改变许多字幕组实质侵权的行为,也不得不屡次面临被关闭和整改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直到资本的大举进入才有所改善。

字幕组一般都会有免责声明字幕组一般都会有免责声明

  不过,当资本和关注涌入后,圈内的一些“新”问题也在不断地被暴露而出。

  一方面,被资本收编之后的字幕组,不得不舍弃掉时效性等原有的特质;另一方面,由于头部海外作品有限,而平台首发则代表着更多的流量关注和下载量,当字幕组扎堆且和利益直接绑定后,竞争也就成为了无法回避的事情。

  某位从事过字幕组翻译的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字幕组的圈子之所以会乱,是因为大家出于对利益的需求,互相抹黑的事情也会出现。”

  字幕组不得不站在了一个时代的路口上:向后一步,影视版权监管的趋严正在宣告免费时代的结束,他们只能带着众人的回忆成为过去;向前一步,不仅要经受着外部环境的涤荡,也要承受着行业内部里的不稳定而“乱中求生”。

  野蛮生长

  提起对海外影视内容的印象,在千禧年之前,大多数中国观众都是依靠官方或企业从正规渠道引进的译制片而“认识”世界。而随着国内网络建设在2001年前后来到一个新阶段后,互联网成了很多用户发现经典美剧、优质海外电影和动漫等影视资源的新载体。

  但受到语言习惯的限制,即使一些外语水平还不错的观众,在面对一些不同文化之间的口语表述、生活俚语时仍旧难以全部理解,进而影响用户的观剧感受。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剧迷相聚网络论坛,讨论分享交流之余,字幕组便也因热爱而生了。

  秉持着互联网的共享精神,2002年《老友记》的爱好者们率先建立起了美剧字幕的鼻祖“F6论坛”,并衍生出F6字幕组;随后,日韩剧的爱好者们创建了“猪猪”、“韩娱家园”等论坛;后来由于互联网上的国外影视资源以滚雪球的速度不断扩充,催生出了内部分工更加成熟的TLF字幕组、YYeTs、伊甸园、风软、破烂熊、圣城家园、凤凰天使TSKS、飞鸟影苑等字幕组。

  在这些字幕组里,人人影视、伊甸园、风软、破烂熊被称之为“四大美剧字幕组”,它们通过专业准确的翻译,给影迷留下了深刻印象,不少人都告诉毒眸,“早期很多翻译大神都聚集在这里”。而这之中,人人影视尤为出名,它的前身是加拿大华裔留学生小鬼神于2003年创立的YYeTs字幕组,并在2006年6月1号建立独立论坛、逐渐发展为知名影视站点,2007年改名为人人影视,一度覆盖了各大语种的字幕。

  在海外电影方面,成立于2005年的圣城家园字幕组是早期粉丝基数较为庞大的一家。该字幕组的前身是由一群电影爱好者们组成的SCG字幕组资源论坛,后来有了自己的独立网站,并提供大量海外优质资源和字幕翻译工作。圣城家园也曾凭借在《破产姐妹》中接地气的翻译,在剧圈内受过一阵的追捧,巅峰时期的会员数一度达到过200万人。

  枫雪和猪猪是两个专注于动漫翻译的老牌字幕组,分别成立于2003年和2004年,通过翻译热门动漫被粉丝熟知。目前,枫雪依旧是国内翻译《海贼王》动画最全、坚持时间最长的字幕组,而猪猪则开始从日本动漫转向翻译日剧和日本电影,二者可以称得上是日本影视内容和内地观众间间的桥梁。

  新世纪初期,随着论坛的兴起、国内网络带宽的普及,在这些基础设施的铺设下,字幕组纷纷收获了茁壮成长的土壤。而到了2006年,美剧《越狱》的热播,让国内出现了无数剧迷在借助字幕组追剧的热潮,也正式让字幕组进入了主流视野。

  这一现象在当时吸引到了《纽约时报》的注意,在一篇《打破文化屏蔽的中国字幕组》的报道中,记者采访了国内风软字幕组的组长“泰的”,并毫不吝啬的称字幕组的作品很可能被当作学术研究,“因为它们既不收费,也不以盈利为目的”,在国内引起了一阵轰动。

  自此,国内字幕组脱下了曾经隐秘的身份,也进入到了发展的鼎盛阶段。

  随后一段时间里,国内的字幕组不再聚焦于美、日的影视内容,而是出现了凤凰天使TSKS、幻想乐园等在韩国剧综方向深耕的小语种字幕组;而后还出现了只做《权力的游戏》字幕的衣柜字幕组、专注翻译《星际旅行》等科幻作品的幻翔字幕组等小众站点;此外,甚至还有由粉丝自发聚集而来为偶像服务的独立字幕组,通过产出偶像的作品和影视资源二次剪辑的做法,来为偶像宣传。

衣柜字幕组还有自己的节目衣柜字幕组还有自己的节目

  而字幕组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分工和运作模式。在比较常见的操作流程里,先是字幕组首先通过在海外的留学生、从业者等人员,在国外平台上获取一手片源,并且同时也要拿到英文字幕。

  如果遇到一些原片中字幕不带时间轴的片源,字幕组内的海外成员就会同步整理出英文字幕和时间轴,然后再分配给其他人进行同步中文翻译。

  “一集45分钟的美剧里,大概会有5-8个翻译同时进行。”一位参与过《权力的游戏》翻译的字幕组工作人员告诉毒眸,中文翻译工作完成后,字幕组的工作还仅仅完成了二分之一而已。之后的校对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待到校对完成后,才会由技术组把翻译的中英字幕加上特效、制成“熟肉”资源,并发布到相关的论坛或是自己的站点上,让国内观众进行第一时间进行观看。

  更高效、合理的“生产模式”的出现,让字幕组在2009年前后迎来了成员和用户眼里的“最好的时代”。“当时会有很多字幕组和资源站出现,而且搜狐视频上也有专门开辟的美剧频道。”一位粉丝也告诉毒眸,大家对字幕组会有某种特殊的感情,是因为字幕组翻译纯粹是一种免费的公益行为,在追剧时总能受到他们的一些“恩惠”。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还因此曾把字幕组视为“中国历史上第四次改变文化的大规模译届活动”。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当外界都以为“字幕组的时代”要来临时,随着关注度的提升,版权问题、盈利问题、内部资源分配问题也被摆上了台面,给字幕组的发展带去了诸多不确定性。

  风雨欲来

  在长达二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字幕组在某种程度上的确起到了文化交流的传播作用,但随着人们版权意识的增强,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字幕组,所翻译的片子大多不是官方授权(制作字幕属于作品的衍生品),因此传播资源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多国在影视作品上的著作权。

  2009年4月,广电总局出台了《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其中便明确强调,“未取得许可证的境内外影视作品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播”。同年12月4日,BTChina(BT中国联盟)在内的111家视听节目服务网站被广电总局叫停。

  而美国的制片公司则是从2014年起,开始大规模对字幕组未经授权进行翻译和传播行为提起诉讼。这年10月,美国电影协会公布了一份全球范围内的音像盗版调查报告,指出一批提供盗版下载链接的网站黑名单,其中包括国内的人人影视字幕组,也再次引发国内媒体和相关部门对字幕组的关注。

  在管理和版权意识渐强的压力下,上述调查报告发布一个月后,著名资源平台射手网便宣布关停,老牌字幕组TLF也在表示将暂停更新,而人人影视被广电执法部门查封了5台服务器,直到12月正式宣称关闭站点,人人影视在微博中称:“需要我们的时代已经离去。”

  主攻日本动漫、剧集的字幕组也没能在这股浪潮中独善其身。2016年9月,两名中国籍男子被日本京都警方以涉嫌违反《著作权法》为由逮捕,当时日本警方曾宣称,其中一名男子正是国内知名日漫字幕组“澄空学园”的成员,将动漫《亚尔斯兰战记风尘乱舞》非法上传至网络。

  到了2019年,VeryCD、胖鸟等不少知名的下载网站都被关闭或下线(点此阅读:杀死那个盗版网站),BT天堂的站长获刑3年、成立14年之久的圣城家园也被查,远鉴字幕组发布微博称:“从19年3月开始,全面放弃院线片字幕的制作。”

  面对字幕组因版权屡屡被关停的问题,一些影迷们在社交媒体上纷纷感概:一方面是担心失去自己的追剧自留地,但另一方面也都明白,版权一直是悬在字幕组头上的“达摩斯之剑”。

  实际上,早期不少国内字幕组为了规避版权的风险,往往会在片中加入“只限于交流学习,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盈利行为”的免责声明。不过有相关律师表示,即使采用这种打擦边球式声明,在司法判决当中,字幕组也很容易被判定造成了侵权。

  有相关法律从业者向毒眸指出,虽然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是这里指出的“个人研究”并不包括字幕组公开在网络上进行大范围资源传播的行为。

  此时的字幕组们,被时代推搡着站在一个版权时代里,生存空间也在不断缩小,而视频网站的快速发展,给字幕组生存和立足创造出了另一种可能。

  2011年前后,以土豆网为代表的视频平台开始大举购入日漫版权,而搜狐视频同时开辟美剧频道等,正版资源更加清晰、平台对版权的管控也更严格,这无疑是给了绝大多数字幕组当头一棒——可与此同时,平台对于优质字幕内容的需求,也让一些头部字幕组成了被“招安”的对象。

  2014年,韩国综艺《Running Man》在向中国输出时,以独家版权的形式出售给爱奇艺。之后爱奇艺便与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达成合作——综艺播出后的第一时间给到字幕组正版片源,由字幕组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字幕翻译。

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

  类似的案例在当时并非少数,尽管也有网友在论坛里曾透露,国内某些视频网站给字幕组的一集酬劳是二百块,和字幕组十几个人的心力根本不成正比,但考虑到早期很多字幕组都是“用爱发电”、对商业化并无太多追求,所以这样的模式也得到了不少字幕组的认可。

  但也依然有一些字幕组,在这一过程中发掘出了商业化的需求与可能性。

  在2014年一度被关停后,人人影视在2005年2月获得了创新工场的天使投资后选择回归,并开始尝试商业化模式。从原本小打小闹的作坊生意,逐渐转型为只做美剧社区,更名为人人美剧。当时创新工场负责该项目的投资人陈悦天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团队一直被版权困扰,做社区是唯一的解决方法,总不能做资源分享站吧。”

  2015年9月,人人美剧又拿到盈动投资的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当时的人人美剧除了将打通并上线多种内容载体之外,还希望推出更多的自制内容——虽然这笔投资比不上主流网站里动辄上亿的内容支出,但当版权时代的袭来,字幕组已经回不到随意传播资源的路上了,更多资本的注入,却让不少业内人都对字幕组的未来寄予了光明的期盼。

  可那时谁都无法预知,此时新一轮的风暴,其实已在字幕组世界里发酵。

  同行“混战”

  被资本“收编”不久后,成为正规平台的人人美剧却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症状。由于视频网站必须经过正规渠道采购版权,而播出之前的官方审查也是必不可少的程序,在先审后播的规定下,新剧至少要比平时延后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完全跟不上海外新剧的更新速度。

  此外,人人美剧的社区性质也没有被完全发挥出来。按照平台成立初期的构想,是希望将剧迷的大批流量从论坛过渡到APP内部的社区板块里,但人人美剧的COO苗昊霖在2016年曾告诉媒体,他发现用户的积极性并没有想象中容易调动。

  或许也因为很多构想没能成功落地,人人影视2017年在微博上发布文章称,人人美剧已经更名为人人视频,但是“由于和投资方在理念和价值观存在较大分歧以及矛盾不断”,原人人影视团队已和人人视频进行了分割,并选择主动放弃并退出所有股权,也同时禁止人人视频使用任何人人影视制作的资源和字幕。

  也正是在这年4月,人人视频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由小米、百度视频等共同投资。不过这一切都和人人影视再无任何瓜葛,人人影视字幕组经历了一个短暂的春天后,再开始面临如何存续的问题。

  为了维持在带宽和服务器等运营上的收支平衡,人人影视有了自己独立的站点后也希望通过APP客户端吸引更多的用户下载,而开屏的广告、视频中的医美和APP推广等贴片广告也已屡见不鲜。由于很多影迷或多或少都曾在字幕组的帮助下免费追过剧,因此了解到字幕组需要借助广告盈利时,也大多表示理解,“不能白吃这么多年的免费午餐”。

  从情怀上来看,字幕组经历过二十年的风雨,确实是时代的产物和缩影。但从商业角度去考虑,无论是广告还是推出周边产品,至今业内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模式,大多都是散落在各地的民间组织,既会面对商业的压力,却也想兼顾爱好的纯粹,商业化转型依然是横亘在字幕组面前的阻碍之一——毕竟用爱发电,很难在当下的产业环境下继续维系下去。

  而当爱好不再是字幕组所考虑的唯一问题,无论是为自身的盈利,还是背后资本利益的最大化,都让字幕组之间的关系、竞争模式,变得微妙起来。

  根据一些字幕组成员介绍,由于翻译工作环节繁多,过去成熟的字幕组以最快的速度翻译一集美剧,可能要花费六七个小时。然而随着字幕组数量的增多,为了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有的字幕组将这一过程压缩只两三个小时,基本可以实现国内与国外同步更新的节奏,“但字幕质量就无法得到保证”。

  在“用爱发电”的时代,虽然类似的冲突和摩擦也曾存在,但并不会造成过多的利益冲突。可是当各大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后,事情便变得复杂起来:近年来,各大字幕组除了通过压缩时间抢占资源首发外,更会对比各字幕翻译过来的专业程度来暗暗叫板,盗用他家字幕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例如在一些流传的《破产姐妹》的字幕中,某字幕组就会将原文意思赫然翻译为“你是垃圾破烂熊的订阅会员吗”;2017年,耐卡字幕组也曾在微博上公开抨击人人影视盗用其《女子监狱》等的字幕,并认为本来资源就是相互共享,但人人影视却在诋毁其他家字幕组的翻译质量不好;之后远鉴字幕组则被爆出,和卡门字幕组在《宠儿》翻译上有着诸多时间轴上的重合等问题。

远鉴字幕组对此事的回应远鉴字幕组对此事的回应

  一位曾在衣柜字幕组工作过的组员向毒眸表示,从整体上来看,国内字幕组都是各行其是,关注的东西并不一样,遇到一些互相在专业能力上提出的质疑,更像是一种同行在专业上的“交流”。但一些抄袭、盗用的事情发生的背后,几乎都和利益相关。

  而如果说同行之间的摩擦和利益上的纠葛,是字幕组在新时代所要面对的第一道坎,那么字幕组和作品粉丝之间的“掐架”,则是粉丝文化不断发展下,字幕组所必须直视的另一大新变数。

  曾有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字幕翻译虽然常以口语为主,却也有着极高的翻译要求,除了要将一些生涩难懂的术语要翻译得直白易懂之外,更需要对某些“文化内核”有更深入的解构。为此很多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表示,即便在严格把关之下,字幕中出现语句翻译不够精确的情况也是难以避免的——但在一些粉丝群体看来,这正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

  民间翻译组和粉丝间近年来闹得比较大的一次争议,并非来自视频领域,而是在漫画领域。2019年,由于日本漫画《我的英雄学院》的汉化组,在第219话的翻译中漏翻了一句,从而引发了粉丝的口诛笔伐。这在一些路人看来无伤大雅的行为,却被粉丝们认为是在翻译中夹私货、篡改原文,在巨大的压力下该汉化组也宣布停止对该漫画的汉化工作。

《我的英雄学院》汉化组宣布停止汉化工作《我的英雄学院》汉化组宣布停止汉化工作

  虽然视频领域尚且没有如此大的争议的事件,但很多从业者也表示对此也倍感压力。一位曾在凤凰天使TSKS字幕组工作过的组员告诉毒眸,她参与过《running man》《无限挑战》的字幕制作,在此过程中最害怕的其实就是“没有注意到一些偶像的外号而直接翻译了出来”,从而引起粉丝抗议、投诉。如果遇到类似情况,严重的话字幕组还得把字幕进行重新压制,字幕组的工作压力也在增大。

字幕组偶尔会成为粉丝发泄的对象字幕组偶尔会成为粉丝发泄的对象

  普通网民间的信息不对称、对交流的渴望、版权制度不完善、相关渠道不通畅,这是曾经字幕组得以快速发展的沃土;但同样的,伴随着时代的变化、互联网的发展,这样的突然或多或少都在流失——即便因为诸多原因,对字幕组的需求会依然存在,但这块舞台会有多大,却已没那么笃定的答案。

  对于字幕组可能的未来,很多从业者也心知肚明。但不少成员亦告诉毒眸,时代的变迁并非他们最忧虑的事情,字幕组的出发点本身就是非盈利性质,彷佛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聚会。

  “作为个体,我们不会想那么多关于大时代的事情,可能更看重的是自己翻译出一部作品后被认可的成就感。”一位字幕组成员,在采访最后这样告诉毒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