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感染「重灾区」背后,武汉市中心医院的浮沉往事 – 丁香园微信公众号文章

作者:史晨瑾 杨媛

3 月 9 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享年 66 岁。

朱和平是迄今为止该院因新冠肺炎倒下的第四位医生。

在此之前,眼科医生李文亮、眼科主任梅仲明、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均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殉职。

据财新报道,武汉市中心医院 4300 余职工里,已有超过 230 人确诊新冠肺炎。相比于武汉其他几家医院,堪称「重灾区」。

据悉,目前该院包括副院长在内的 4 位医务人员仍处于濒危状态,情况不容乐观:

消化内科医生、副院长王萍和心胸外科副主任易凡均上了 ECMO,多器官衰竭。

泌尿外科副主任胡卫峰呼吸衰竭,多器官衰竭,用去甲肾上腺素勉强维持血压。心电图显示广泛前壁、右心的相关导联全都心肌梗死,还有肺栓塞表现。

伦理委员会职工刘励,重症病毒感染患有细菌感染及真菌感染。伴有严重凝血功能障碍,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呼吸衰竭,气管插管,机械通气中。

短短的 3 个月期间,武汉市中心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医护人员损失如此惨重?

武汉市中心医院正门照片

疫情上报受阻,院内警告未拉响

近日,一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处置情况说明》(下简称为《处置情况说明》)的内部文件从武汉市中心医院流出,描述了该院公共卫生科在疫情初期上报病例的经过。

丁香园向该院多位医生核实,确认了文件的真实性。

《处置情况说明》首页截图

《处置情况说明》显示,2019 年 12 月 29 日至 1 月 3 日期间,公卫科医生曾多次向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该院 7 例疑似患者病例,疾控中心回复:对于此类特殊传染病,等上级通知后再上报。

1 月 13 日,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吴风波处长协同区卫健委疾控科负责人抵达该院,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要慎重上报。

「发现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首先要在院内完成各项检验和相关检查,经院内专家组会诊为不明原因肺炎后,再报区卫健委会诊并通知疾控中心采样,经区、市、省级逐级检测,依然为不明原因肺炎后,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进行病例信息上报。」

然而,疾控中心的流调采样与区卫健委医政科处理流程产生冲突,疑似病例的上报、流调和采样迟迟无法进行。

直至 1 月 16 日,市疾控中心才派出 2 名工作人员,对院内 48 例疑似病例进行采样。

《处置情况说明》结尾的表格中显示:早在 1 月 11 日,公卫科就收到了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 3 例职工疑似感染案例信息。

截至 1 月 24 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累计有 175 位医务人员出现过发热情况,其中确诊 1 例。

公卫科可以进行核酸检测后,每日上报职工确诊病例不断上升。

截至 2 月 9 日 17 时,公卫科共上报职工新确诊病例 68 例,院外门诊观察 147 人,住院 142 人,纳入医学观察医务人员共 266 人。

公卫科这份《处置情况声明》中,最先提到的病例出现在南京路院区的急诊科。

提起这点,乔韧医生依然记忆犹新。

当时两位疑似患者抽取了肺泡灌洗液进行测序。急诊科主任艾芬从同事得知患者报告里显示有 SARS 冠状病毒的后,立刻上报给公卫科和院感科,同时将消息发在科室的微信群中。

乔韧正是在 12 月30 日从微信群里看到了这件事。

次日,消息不胫而走,这件事被人转发至眼科 80 余人的大群里。张雯称,得知消息后自己有注意戴口罩,也及时告知了家人,至于群里其他医护的防护情况,她不清楚。

另外一位眼科医生杨爱和几位相熟的同事也都网购了 N95 口罩,「但科室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戴」。

李文亮医生从眼科群得知消息后,将其转发至武大校友群。

当时的聊天截图中显示了急诊科科室的信息,乔韧的很多同学纷纷前来询问是否属实,他感到气愤,并质问李文亮为什么窥探科室的隐私并外传。

「他没说什么,可能那时已经被海量信息淹没了。」

12 月 31 日凌晨,李文亮被武汉市卫健委和医院警告批评。1 月 3 日,他被辖区派出所训诫。

几天后,80 余人的眼科群被强制解散,所有的资料也一并清空。

1 月 2 日,急诊科主任艾芬被医院监察科纪委请去谈话,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医院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

当日,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

乔韧证实了这种说法,「当时监察科让每个科主任给各自科室的每个人打电话通知——不许对外公布疫情信息,一直到钟南山院士宣布疫情人传人之后,才不了了之」。

据人物报道,艾芬称:1 月 16 号最后一次周会上,一位副院长还在说:「大家都要有一点医学常识,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上台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

然而武汉市中心医院纪委书记李蜜向丁香园否认了周会上有院领导批评高年资医生戴口罩的事情。当问及为什么该院会有如此多医护感染时,李蜜称:「现在我很忙,没时间谈论这些事情。」

也就是说,在疫情前期,上报结果并未得到重视,医院也未向医护人员进行预警。只有少部分医生在个人层面进行防护。

据同样被感染的章迅医生回忆,大概在 1 月 20 日以后,医院才开始有真正的行政举措。医院内网上开始发布官方文件,通知门诊停诊、发热门诊开展、病房管理、资源配置等问题。

此时,距离 1 月 11 日公卫科首次收到疑似医护感染的信息,已过去至少 9 天。

有鉴于此,近日一篇《原武汉市中心医院职工五问医院管理层》的文章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文章将矛头对准了医院的蔡莉书记与彭义香院长,认为他们应该为医护感染负责。

上述文章截图

丁香园曾多次尝试联系蔡莉与彭义香,但均未得到答复。

据悉,该院主要管理者都不是医学专业背景。

简单来讲,就是行政在管医疗。但医学又是很严谨的科学,管理上面出现了疏漏和迟滞是客观情况。疫情上报遇到重重阻力我可以理解,但是对下我们有院内的系统,本可以对职工负责,为什么早期没有及时为医护人员提供保护?」章迅充满疑问。

眼科三位医生殉职,不一定是同一感染源

武汉市中心医院主要两院区,均坐落在人口稠密的地段。

其中南京路院区位于汉口中心地带,距离武汉市最著名的商业街江汉路仅 600 多米。据楚天都市报统计,江汉路步行街 2019 年日均客流量约 40 万人次。

后湖院区则是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医院,约 1.6 公里。这里接诊的新冠肺炎感染者,体内携带的病毒毒性非常强。

乔韧回忆,李文亮自训诫后,陡然变了一个人,冷言寡语,也消瘦很多。他到门诊接诊,后来就传出病倒的消息。

眼科护士丁琪称,李文亮虽然知道那个「高度疑似 SARS 的病毒」回来了,但并没想到这么快就蔓延开,也没有做到积极防护。

而眼科医生就诊患者时,需要近距离贴近患者面部,通过裂隙灯眼底镜等设备观察患者眼睛。有时候,医生与患者面部的距离不到 10 厘米。如果不戴口罩,就很可能被感染。

「目前眼科医护被感染了大约六七人,已经阵亡三个了」,丁琪说。

据悉,李文亮、梅仲明、江学庆和易凡四人,均于 1 月上旬被感染。

李文亮曾管床的那位 82 岁青光眼女患者,1 月 10 日 被诊断为疑似新冠肺炎转入隔离病房,之后病逝。1 月 11 日,李文亮出现低烧。

一时有流言称,眼科三位殉职医生都是被这位女患者感染的。

但丁琪否认了这种说法,「这位患者传染李文亮是肯定的,传染梅仲明是有可能的但暂无证据,传染朱和平则不可能,因为朱主任是 2 月下旬发病的,那时候那个患者早已身亡,连带她的家属据说也有多位感染身亡。」

2 月 6 日 晚上九点十分,眼科同事告诉乔韧,李文亮心跳骤停,抢救 20 分钟后,宣告临床死亡。

由于新冠病毒有传播性,抢救时严禁心脏按压。因为按压胸腔会导致呼吸道的病原体随着气道开合,经飞沫从空气中播散。

按照这个原则,李文亮当时用心肺复苏机进行抢救。

10 点左右,医生接到电话通知,不许放弃,继续抢救。一位医生通过私人关系从外院借来了 ECMO ,刘强和杨爱医生都表示,「此前医院并无 ECMO」。

2 月 7 日凌晨 2 点 58 分,李文亮经全力抢救无效去世。

有医生认为:「此前整整 3 个小时的心脏按压,无视诊疗原则,导致病原扩散,严重危害在场医护人员的安全。」

「所有知道李文亮抢救过程的医生都很气愤。」刘强表示。
李文亮走后的一个月内,江学庆、梅仲明、朱和平三人相继去世。

1月 29 号,朱和平主任出席了院内组织开展感染前上,这是眼科医生刘强和杨爱最后一次看到朱主任。


再一次收到朱主任的消息是 2 月 18 号,在眼科医生小组群里,有人连发三条求助消息。


「我们整个科室都受不了了」,杨爱说,那一夜她没有睡好,「朱主任是非常自律、非常高尚的人,他不愿麻烦别人,实在不行了才打的 120。当时氧饱和度只有 70%,呼吸也不好,第二天双肺都白了。」

「一起工作好多年的同事突然不见了,他们三个像没有走一样」,眼科医生穆颖说,「现在我们科室被打得散散的,有些人在前线,有些人在后方,有些人在家里隔离,很多都一两个月没有见面」。

丁琪说,「科室的同事大多心灰意冷。很多医生准备疫情后辞职、护士考虑转行跳槽的可能。据说医院在部分微信群里转发了心理疏导的推送,但没有什么人真的去关注过,因为既无诚意、亦无力度。」

走廊里,「明亮组合」的牌子依然挂在办公室外。他们和另外一位眼科医生组成的三人医疗小组,如今已散落飘零。刘强回忆,小组里的医生可能都是被那位青光眼患者感染的。幸存的被感染医生「大体上算是出院了,但肺功能还没有恢复」。

甲乳外科的微信群里,那个与众不同的人永远都不会再更换头像。

(文中乔韧、章迅、穆颖、丁琪、刘强、张雯、杨爱均为化名)
参考来源:

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7/doc-iimxyqvz3653366.shtml

欢迎向丁香园报料!请加微信:dxylzzb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