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院长访谈录|兰州大学第二医院院长王琛:在挑战与思考中前行 – 健康报微信公众号文章

“看着原来繁华的武汉街道竟空无一人,仅有少量的交通车辆驶过,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更觉得此次援鄂责任重大。”在前线日记中,兰州大学第二医院院长王琛这样描述2月19日晚初到武汉的感受。

经过33天的奋战,王琛和他带领的甘肃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全体队员已于3月22日结束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发热18病区的工作,平安凯旋。在兰州隔离期间,他已渐渐抚平内心的激动。“这次援鄂工作带给我的首先是挑战,也有感动和震动,之后就是深深的思考。”他坦言。

让所有队员平安回家

2月16日,接到出征通知时,王琛并未感觉突然。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就向甘肃省卫生健康委表达了驰援武汉的意愿,但当一支由省内57家医疗机构、147名医务工作者组成的队伍交到手中时,他才顿感压力巨大。

“这是一支临时组成的队伍,我对每位队员的能力、性格,甚至年龄都不掌握,能否按要求把队伍带好,心里没底。另外一个未知数是,抵达武汉前,我们不知道要进驻哪个医院、哪个病区,具体是什么任务。”面对未知带来的压力,王琛并不避讳,但对于自己的承诺,他非常坚定:必须保证所有队员平安回家。

按照规定,出发前,队员均在各自所在医院接受了关于疫情防控的培训;出发前一天,队员们又统一接受了院感及自身防护等重点培训。即便这样,王琛也不放心,他在医疗队新建的微信群里上传了赶制的防控知识PPT和视频,并反复叮嘱大家务必仔细观看,牢记于心。到达武汉住地后,医疗队第一时间请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感专家李六亿开展了院感培训。同时,医疗队迅速成立了院感组、专家组、医用物资组、生活保障组和宣传组,每个小组各司其职,院感组监督队员们回到住地后的感染防控和消毒流程。

在病区里严格执行院感相关规定,回住地也不放松,这让医疗队实现了零感染,也让王琛实现了出征时的承诺。

“一患一方案”

2月22日,是医疗队正式接诊患者的第一天。此前,武汉当地经与各地医疗队的磨合和协作,各项工作已比较顺畅。此时的18病区已经过改造和清洁,在医疗队为各个区域张贴好相应标识后,便等待着患者的到来。

“我们的患者有从方舱医院转过来的,有从养老院过来的,有刚生完宝宝的产妇,其中大部分是高龄患者,最年长的95岁,基础病之多是不用说的。”王琛介绍,该病区共有40张床位,主要收治轻症和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面对“构成”如此复杂的患者,专家组和护理专家组对患者开展个体化治疗,根据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方案,做到“一患一方案”。此外,中医专家组充分发挥优势,根据不同患者的特点,对方剂配伍进行加减,做到辨证施治,因人施治。针对轻症患者,医护人员还带领他们练习健身操、八段锦等,以提升免疫力。

“我们收治的轻症和重症患者比例大约为2比1,但没有一名死亡,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控制住了重症的进一步发展。”王琛说,看着很多重症患者转为轻症,直至各项检查达标出院,是医疗队员们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医患关系在战“疫”中升温

提起那位握着他的手不停道谢,还说出院后要请医护人员到家里吃正宗湖北菜的老人,王琛的声音难掩哽咽。入住18病区后,老人就与在其他医院隔离治疗的家人失去了联系,加之病情时有反复,时常感觉胸闷,让他非常焦虑。为了缓解老人的情绪,医护人员一口一个“爷爷”,叫得非常亲切,还把自己的生活物资拿给他使用。老人牙口不好,护士就专门请食堂为老人烧制软烂的饭菜。

“在我们快离开武汉的时候,每次见到老人,只要他能起身,都会向我们鞠躬致谢。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落泪。”王琛说,同时,33天的相处也让他“认识”了这支由26位医生和120位护士组成的团队。

很多患者入院时,因为对疾病的未知和对家人的思念,导致情绪波动,有的甚至不愿配合治疗,医护人员就想办法与患者聊天,纾解他们心中的郁闷。有的患者要出院了,医护人员比患者还兴奋,在一起拍照留念,并向他们赠送甘肃特产和小礼物。病区里没有护工,护士承担了很多生活护理工作,喂水喂饭,翻身拍背,清理排泄物。“这些孩子大部分是‘80后’‘90’后,都是家里的宝贝,现在脏活、累活抢着干。我认为,任何赞美的话语都无法表达他们的付出。”

在18病区里,王琛说,他看到了一种医患间自然流露的关系,“医护关心患者,患者理解医生,医患相互感恩、相互体谅,这本应存在于医患之间。”

综合医院亟需补课

回程的前一天,医疗队到后湖院区门口合影,对面住宅楼上的市民拉出了致谢的条幅,并高喊“谢谢你们”,这成为王琛和他的队员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我们不能再沉浸于过去的1个月中了,大家不妨趁这段时间考虑一下,回归各自医院和岗位后的计划。”如今,隔离休养刚过半程,他便在医疗队微信群中提醒大家。

当前,对于医院来说,在防控疫情的同时恢复正常诊疗秩序成为首要任务。“我有一点着急。”谈到隔离结束后最想做的事,王琛说:“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我认为,疫情一旦发生,对综合医院的伤害往往最大。未来,综合医院需全面完善防控体系,要按照要求做好感染科建设。特别是微生物检验室,需要达到什么级别,要根据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建设。对于我院,也要尽快把这套防控体系建立完善。在全面恢复正常诊疗后,我想把这两个月落下的‘功课’补起来。”

“对于防疫物资,应有通盘的考虑。如果各地都具备基本防护物资的生产能力,并根据医院规模和人口数量进行一些必要的储备,或可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疫情初期的物资紧张现象。”王琛补充道。(公益支持:恒瑞医药)




文:健康报记者刘立夏

编辑:管仲瑶

审核:陈会扬 曹政 闫龑




喜欢就告诉我们您“在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