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直播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携大咖专家,“立体式”分享实战经验 – 健康报微信公众号文章

在四川省内,累计收治疑似病例近1400人、确诊病例330多人,整建制接管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重症病房,对全省每一位危重患者进行多学科团队会诊。在武汉前线,派出175名援鄂医疗队员驰援武汉,累计收治667人,病亡率仅为2.59%。在国门之外,先后向意大利、埃塞俄比亚等国派出多位援助专家,捐赠抗疫物资,分享疫情防控经验。凡此种种,都体现了华西医院作为“国家队”的担当。

近日,在健康报社和健康中国政务新媒体平台联合主办、辉瑞公司支持的战疫系列直播活动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带领医院战疫团队的两位重要专家走进了直播间。从疫情防控背景下的医院管理,到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医者之策,再到全球疫情防控的形势分析,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华西团队完成了一场“立体式”的经验分享。

一个电话让院长彻夜未眠

3月4日凌晨,李为民的电话突然响起,看到来电人是医院院感部部长,不禁让他心头一紧。李为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医院神经外科一名患者的陪护家属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会不会导致其他患者及医务人员感染?会不会导致院内聚集性发病?李为民彻夜未眠。

毫无疑问,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医院运行带来了诸多风险和压力。李为民坦言,面对人力资源调配、防护物资筹备等各方面压力,医院感染防控是医院管理者面临的最大挑战。

应急处置预案响应在第一时间触发,确诊患者家属及患者收入隔离病房,梳理出所有密切接触人员接受集中隔离观察。14天隔离观察期后,所有密切接触者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没有一人感染。李为民说,取得这样的结果,得益于该院建立的一整套严格的院感防控措施,“重建陪护管理制度就是一项重要措施,护士长是陪护管理第一责任人,所有陪护人员都要询问流行病学史、每天3次测量体温,一旦发热立即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并送发热门诊排查”。

李为民说,华西医院对院感防控的布置和落实,可谓“全方位、无死角,严防死守”。该院首先科学规范设置发热门诊,规划出了独立的隔离空间、转运通道、CT室,实行双医师、双护士协作上岗。规范设置医务人员、普通患者、发热患者“三通道”,并实行三级预检分诊,严防交叉感染。严格落实首诊负责制,制定参考问诊表,详细问询流行病学史。严格执行病原体检测采样、转运、防护“三规范”。努力提高影像学及病原学检查的效率和准确性。针对对患者转运操作、医务人员个人防护、隔离病房设置等,都制定了明确的标准和流程。

此外,华西医院还针对慢病患者及时开通互联网门诊,减少患者聚集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自2月1日至今,互联网门诊已接诊5.34万人次,开具电子处方1.58万张。李为民说,一系列严格的综合措施,保证了华西医院院感防控的管理成效,“截至目前没有发生一例医护人员感染,院内例行检测中排查确诊的2名陪护人员,都在第一时间转移隔离,避免了潜在的院感事件”。

大专家为呼吸治疗师“代言”

疫情期间,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屡挑重担,先后担任四川省疫情防控医疗救治专家组常务副组长、中国首批援意大利医疗队专家组组长。走进直播间,梁宗安并没有过多介绍自己的战疫经历,而是不遗余力地为自己的学生——呼吸治疗师们“代言”。

梁宗安总结,在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中,大约80%的人是由严重的间质性肺炎引起的呼吸衰竭,不到20%的人是由感染引发的休克,还有一小部分人因为基础疾病加重发展至危重症。“呼吸衰竭就需要进行氧疗、呼吸支持、气道管理等,而这些正是他们最拿手的工作。”梁宗安说,呼吸治疗师的作用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氧疗、吸入治疗,看起来简单,但其中的学问可不少。”梁宗安说,规范的氧疗和吸入治疗,都要根据不同患者的不同状态来开展;而机械通气中的呼吸机管理,更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技术工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可能完成,而不规范的操作则可能带来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治疗效果差,二是导致院感风险”。

在医学高等教育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是较早开设呼吸治疗专业的医院之一。据梁宗安统计,在武汉战疫前线,共有165名呼吸治疗师奋战在各医院的隔离病房,其中约50%毕业于华西医院,他们不仅直接参与患者救治,还在前线开展了大量的规范培训工作,输出了《重型危重型患者呼吸治疗相关操作管理》等3个专家共识。

梁宗安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充分体现了呼吸治疗师的重要性,国家应鼓励具备条件的医院设立呼吸治疗科或呼吸治疗中心,明确呼吸治疗师的职称序列,支持呼吸治疗师成立自己的行业协会。

期待“地球村”重回正常生活

作为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罗凤鸣在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大年初一就赶赴武汉抗疫,并在武汉红十字医院奋战了50多天。根据自己在武汉战疫期间的经历,结合目前全球疫情发展的态势,罗凤鸣对全球疫情防控形势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意大利是最早借鉴中国疫情防控经验的西方国家之一,但与我国不同,意大利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并没有在达到峰值后快速下降。罗凤鸣说,这与各国采取的不同防控策略以及公众执行的严格程度密切相关。

“目前,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暴发风险集中在非洲、印度和俄罗斯。”罗凤鸣分析说,俄罗斯国内的疫情及防控情况,大家了解的并不多,但从归国人员的感染比例推测,当地的形式应该比较严峻。印度人口众多,政府对疫情防控极为重视,可以用举国动员来形容,如果能够坚持目前的防控策略,印度疫情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不大。考虑到比较落后的经济和医疗卫生条件,非洲的疫情防控确实需要全球予以特别关注。

罗凤鸣说,我们国家的制度优势,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医疗体系和就医方式也可能对疫情防控产生重要影响。”罗凤鸣分析指出,医疗质量在全球排名靠前的国家,应对传染病的效率却不一定那么好,这是一个值得好好研究的课题。“我们希望每个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都能尽快控制下来,同一个地球上的人们能够重回正常生活”。


:健康报首席记者刘志勇

编辑:彭艳

审核:陈会扬 曹政 闫龑



喜欢就告诉我们您“在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